<th id="us3qg"></th>
  • <s id="us3qg"><samp id="us3qg"><listing id="us3qg"></listing></samp></s>

    <progress id="us3qg"></progress>
    1. <s id="us3qg"><object id="us3qg"><menuitem id="us3qg"></menuitem></object></s><s id="us3qg"></s>

      中尚圖動態

      80后金牛座想象力非凡的故事講述者出書《小鎮物語》

      時間:2020-06-09 23:29:56 來源:中尚圖

        周末一到,我就會變成瞎子。
        其實也不是絕對意義上的看不見。我可以看見我自己,低下頭能看見我的身體,只不過右腿膝蓋缺失了一塊脛骨,那里是個空洞。我能看見眼前偶爾掃過遮住眼睛的頭發,伸出手能看見我的掌紋,只是周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見,就像被誰拽進了關掉了開關的屏幕里,只有我自己在那里,其他地方什么也沒有。
        如果我還在現實的世界中,如果我知道我本應身處的地方,如果周圍的一切是熟悉的,那么,就算我看不到,也無所謂。我躺在床上,就能摸到枕頭;我坐在桌前,就能拿到水杯;如果我摸著墻壁走到廚房,就能精確無誤地找到前一天準備好的面包,我能體會到面包的酥脆和面包屑掉落的感覺,但是面包的實體在哪里,看不到,難覓其蹤。
        但現在我不在現實的世界中,所以那些種種存在于我記憶中的東西自然杳無蹤跡。在這個我不知道是怎么來的、何時來到的小鎮里,周末變得如此特別,我能摸得著,聽得到,聞得見,身體其他部分都一如往昔,甚至可以感受得出大雨前空氣中甜潤的潮濕,可就是看不見。
        對了,我能看到柜子,和另一外一個人——透明的我自己。
        過去、現在和未來,
        在一個維度里循環,不停地交織。
      \

       
        小鎮物語Chapter Ⅰ初語人
        初語人并不是他的本名,小鎮中的人們都沒有名字,甚至當我來到小鎮后,也入鄉隨俗,完全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了。初語人是我來到小鎮后,第一個和我說話的人,所以我給他起了這個名字。
        “歡迎來到小鎮。”
        我直勾勾地看著眼前的這個人,一臉茫然。
        “你的目標是什么?”他問我。
        “目標?”我一時不知道該以什么樣的語氣和他對話。
        “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目標,你總不會是來這兒旅游的吧。”
        “我連自己怎么來的都不知道。”莫名其妙,咄咄怪事,“我好像想不起來,之前發生了什么。”我努力地調動著腦中的記憶,但在一片虛無中,卻什么也搜尋不到。這就像是,你本來很篤定鑰匙放在抽屜里,但當拉開抽屜發現空無一物時,你就會突然陷入一種空白狀態,完全不知道應該從哪里還能尋到鑰匙了。
      \
        Chapter Ⅱ說明人
        看來,胖子在這個博物館工作,負責給尋解人介紹工作方法,那就給他起個名字,“說明人”吧。
        我隨著說明人來到二樓,展示架、長桌和長凳、窄而長的玻璃窗、柔和細碎的陽光,還有放在展示柜上的木塞玻璃瓶,一眼望去,和一樓完全一樣的布局,只是……細看上去,不同于一層的空玻璃瓶,二層的木塞玻璃瓶里多了些東西,有淡霜色、暗濁褐色、烏青色等,像一朵朵被團起來揉皺了的灰塵。
        “那些玻璃瓶里,盛有人們的目標和記憶。”說明人看著那些木塞玻璃瓶對我說,“它們現在還是未成熟的,所以沒有任何意義。你的工作是讓它們成熟,恢復它們本真的面貌。”
       
        Chapter  Ⅲ尋解人
        我像被遺棄在世界盡頭的翅膀受傷的鳥,不知道往何處飛,也無法再飛。
        “哈,我們也曾是尋解人。”初語人直視前方,悠悠說道。
        “你們?”
        “有很長時間了吧,那時候我們剛到小鎮……”初語人并不理會我的問話,摸索著自己的思緒繼續說著,“我們被告知是尋解人,來到這里尋找答案,也幫助需要的人找到他們的目標和記憶。一開始我們很迷茫,那么多規律,莫名其妙,四處碰壁,一切都不適應,甚至有些憤怒。那時候由于人員緊張,大多數時間沒有固定的人來幫助我們,我們只能自己去摸索,比現在要困難很多。當然,也少了很多束縛,我們可以自由地去創造。但是規律還是要遵守的底線,就算在最不知所措的時候,我們也從未破壞過。”
        “那你們,找到你們的答案了嗎?”
      \

       
        Chapter Ⅳ殘隱人
        與我歸去,歸去原來之世界,方可離開這諸多瑣碎,不必再尋解,自由自在地生活。
        “你難道不曾想過,或許這里的一切皆是欺騙?”
        兜兜轉轉走了好幾圈,聲音總距我不遠不近。
        “枯萎,死亡,挫敗,無力感,何苦如此?既然無能為力,還是回歸來時之路吧。”
        我站在幾棵樹圍成的圖形里,不再尋找聲音的源頭。那個聲音雖然感覺上并不像是由誰發出的,而更像是內心的獨白,但我知道殘隱人就在附近,我能感覺到他輻射出的能量。之所以不再尋找他的身影,是覺得看不看得到這個人其實已經不重要了,它向我傳遞的這些信息的意義才是我要去體會的。
        “我們需要在一起,但不是在這里,和我回原來的地方吧。”
        ROMANTISM
        Had I not seen the sun
       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
       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
        My Wilderness has made
        Had I Not Seen the Sun
        (Emily Dickinson)
       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
        如果我不曾見過太陽
        然而陽光已使我的荒涼
        成為更新的荒涼
        ─
        雖然時間經常會被人們遺忘,但在夏天的森林里,每隔十七年,都會呈現出一種格外特別的,能讓人們想起年份的情景。
        有一種十七年蟬,會每隔十七年,從盛夏森林的土壤中鉆出來,像噴泉一般汩汩地涌出。在蛻皮后,它們便會瘋狂地攫取潮熱的露水,一刻不定地進行繁殖。小鎮的時間已經漸漸地被遺忘,季節的更迭也完全無規律可循,但每當這些蟬們蜂擁而現的時候,我們就知道,又過了十七年。它們擔任著小鎮史官的角色。
        ——
       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
        It is as though you are absent
        Distant and full of sorrow
        So you would've died
       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
        仿佛你消失了一樣
        遙遠而且哀傷
        仿佛你已經死了
        ——Pablo Neruda

      \
        關于本書
        我莫名其妙地來到一個小鎮,記憶全部喪失,不知道從何處來,也不知為何而來。更加棘手的是,在小鎮的世界里,每到周末我就出現視覺障礙,但并非一無所見,我能看到自己的身體、一個柜子和另一個透明的自己。
        小鎮上的人們經常遺忘了時間。初語人告訴我,時間在這里沒有意義,只要做完工作,就是一段時間的完結,不靠指針定義時間。為了找回記憶與目標,我成為一名尋解人,踏上了一段奇幻的旅程,經歷了種種困難,彷徨、恐懼、退縮,不斷地與我的另一面進行著對抗。而關于小鎮的秘密,也逐一被揭開。
       
        關于作者
        里的隱,本名魏小禹,80 后金牛座,想象力非凡的故事講述者。關于寫作,他篤定兩件事:想象力是持續寫作的基礎;忍耐力是實現想象的基石。

      ?

      聯系電話:010-59603199(總編辦)59603188-806\815(編輯部)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9603188-809 (設計部)010-59603187(發行部)

      手機熱線:18513336662 15201625177         郵編:100022

      E-M a i l:zhongshangtu@163.com

      地      址:北京市朝陽區建國路93號萬達廣場12號樓803室

      Copyright ? 2004-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

     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
      京ICP備19002527號 技術支持:愛維時空

      在線QQ出書咨詢 

      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,亚洲国产欧美国产综合一区,亚洲 日韩 在线 国产 精品,亚洲国产在线2020最新,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